首页 »

保大还是保小?瑞金医生为双胎脑膜瘤孕妈化解“两难”

2019/9/11 20:18:40

保大还是保小?瑞金医生为双胎脑膜瘤孕妈化解“两难”

 

周一清晨,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原本宁静的神经外科病房传来一阵清朗的笑声,原来,是“大肚将军”晓敏要出院了。见到让她重见光明、双胞胎宝宝健康成长的医生们,晓敏难以抑制心中的喜悦与感激之情,上前给了医生们大大的拥抱。然而在一个多星期前,恐惧、绝望、纠结都不足以形容晓敏的心情……

 

面临失明,“两难选择”让她绝望

 

今年8月,身怀双胞胎已经5个月的晓敏突然感到自己的右眼视力下降,随后到无锡当地医院就诊,通过头颅磁共振见蝶鞍异常信号,当地医生诊断为垂体瘤。由于考虑到晓敏身体的特殊情况,只开了简单的药物给她服用。没想到,晓敏的视力开始迅速下降,不到两个月,右眼几乎只能看到模糊的影子,这让她十分恐惧。自己会不会失去两只眼睛,会不会影响双胞胎宝宝……这些问题萦绕在晓敏的脑海里,让她寝食难安。

 

丈夫带着她跑遍了京沪多家三甲医院,得到的结果都是:要么保孩子,让右眼失明;要么保视力,让胎儿引产。这位36岁的准妈妈万万没有想到,如此戏剧化的“两难选择”竟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原本应该幸福等待双胞胎宝宝降临的她每天以泪洗面,陷入了绝望。

 

“他们一直在为我解决问题”

 

抱着最后一试的心情,一家人来到了瑞金神经外科主任吴哲褒的门诊,“这不是垂体瘤,这是一个鞍结节脑膜瘤,MRI显示肿瘤向右侧生长,压迫了右侧额视神经所以右眼视力下降,但并不是完全不能手术。”听到这句话,晓敏和丈夫先是惊讶又是一阵欣喜。吴哲褒当即联系麻醉科,询问孕妇关于接受手术麻醉的事宜,并告诉晓敏,“下午等我消息!”

 

这一天中午,对于这对夫妻来说是一个漫长的煎熬,其实两个多小时里,吴哲褒已经安排好了多学科MDT会诊,并通知他们下午一时来门诊大楼11楼的多学科会诊中心。

 

晓敏回忆道,“整个会诊过程我都在哭,但是我知道他们一直在为我解决问题”。来自神经外科、妇产科、麻醉科、ICU眼科等相关科室的专家就其情况进行了细致的讨论。综合各位专家的意见后,晓敏被收入了神经外科病房,准备接受手术治疗。可之后,烦恼又出现了……

 

“大肚将军”情绪反复 医生耐心化解难题

 

刚住进病房,晓敏就被隔壁床阿婆的术后反应“吓”到了。“如果我手术后也出现呕吐,两个宝宝怎么受得了,肯定要早产,这样的话我宁可不要眼睛了”。之后,晓敏每天跟在吴哲褒身后问:我手术后会不会也出现反应?这个手术能保证宝宝安全吗?我不做手术行不行……后来,吴哲褒看到她就笑着:“大肚将军又有问题要问啦?”但他不仅给晓敏解释了阿婆出现短暂呕吐的原因,还安抚她焦虑的情绪。

 

产科主任钟慧萍和晓敏也进行过一次很中肯的谈话,“我们有信心让你和宝宝都平安,你要是放弃治疗眼睛,肯定会右眼失明,宝宝快要出生了,你失去一只眼睛将来怎么去照顾他们?”这话犹如当头棒喝,让晓敏一下子清醒了,决定安心等待手术治疗。

 

神经外科主任赵卫国也亲自组织团队进行病例讨论,经过数次与医生团队的谈话,晓敏一家选择了充分信任,正式决定接受切除鞍区肿瘤的手术治疗。

 

“我和麻醉医生有个约定”

 

手术当天,晓敏看到医生们已在手术室等候她,心里顿时踏实了。担心术后不能立刻恢复行动能力的她还和麻醉科主任罗艳有个约定,希望在她苏醒过来的第一时间能告诉自己,宝宝还在不在肚子里。罗主任点点头,“放心吧,别紧张。”

 

手术由吴哲褒主刀,经眶上匙孔入路切除鞍结节脑膜瘤。从切开皮肤至缝合历时仅2小时,术中一切平稳。术后10分钟,晓敏醒了过来,右眼视力已经感到了明显的改善。罗艳拉着晓敏的手放在肚子上,告诉她一切都好!术后一周以来,经过悉心支持治疗,晓敏视力较术前改善明显,伤口愈合良好,无并发症发生,可以出院安心等待双胎降生。晓敏说,这次就诊中,提及最多的就是“信任”“耐心”“关爱”三个词,“希望两个宝宝能够平安出生在瑞金医院,一个叫瑞瑞,一个叫安安。”

 

“这是我从医以来做的首例双胎并发脑瘤手术,非常罕见。一台手术,面对三条生命,这是一种从未经历的体验。”吴哲褒说,医学中必须有突破才能有进步,“虽然医学的奇迹时有发生,但更多的是患者与医者并肩战胜疾病,真挚朴实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