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鲁奖”是个什么奖

2019/8/14 7:23:17

“鲁奖”是个什么奖

 

关于“鲁奖”,我所知的不外乎新闻信息,尤其是其中格外刺耳的部分。近来这样的信息还越来越多,从“梨花体”到“羊羔体”再到今年的“炮仗体”;“爆点”以诗歌居多,再就是“评委得奖”、“理论奖抄袭”等。

 

但又不然。尽管争议很多,它仍然进行得很好,“每次进步一点点”,规则一直在改进。争议的部分往来几个回合,基本没了下文;没有争议的部分则成为得奖者的荣誉。而且不管有没有争议,按照“局内人”方方的说法:“无数个人利益,皆以获不获奖为标准。使获奖后的个人实惠太大。大到很多人宁要实惠而不要其他。”;“只要得奖,要什么给什么,我们看到的是这样的情况,这样不对,不能这么搞,会蚊蝇逐臭”。

 

一家媒体盘点过“鲁奖”能够带来的“实惠”:奖金从原来的1万元升至了5万元,这还不是所有奖励,各地也有颇为可观的“配套奖励”。据圈内人士透露,当年四川诗人傅天琳获得了一套价值百万元的房子;江苏作家苏童获得了8万元奖励;广东打工作家王十月最叫人羡慕,广东省、深圳市、东莞市三地并奖,奖励总数高达60万元。在我国体制内的评判体系里,“获得过国家级重要奖项”对于一个人的升迁、评职称、各项福利等都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

 

按照今年2月中国作协制订的鲁迅文学奖评奖条例,鲁迅文学奖是“中国具有最高荣誉的文学奖之一”。显而易见:“鲁奖”是一项政府奖。某种程度上,类似于其他各行各业开展的评优争先活动,是“劳动竞赛”观念下的激励机制,需要体现政策性、方向性、引导性,达到团结、鼓劲、鞭策等等的目的,是业务工作的指南,也是领导艺术的体现。

 

明乎此,当我们谈论“鲁奖”的时候,才会懂得应该谈论些什么。这样的“鲁奖”,所要奖励的“文学”,是一种工作类型,其产品质量的界定,有很多具体而细微的“指导思想”。所以这样的“文学奖”如果出问题,出的也不是“文学”问题。

 

关于一般意义上的文学奖应该怎么评,大致我们都会有一些想法,国际上和本国历史上,也都有很多值得取法的范例,比如目的的纯粹性、评选的专业化、评委的荣誉感、结果的去指标化等等,但大致,这些都没法直接挪用于作为政府事业的文学奖。后者怎样评才好,需要讨论的前提太多,最后往往是,什么都无需讨论,谁掌权,谁决定。于是乎,爆点年年有,下次换一家,文学云乎哉,实惠有人拿。

 

我们都懂的。